文/玄真夫人

碗碟声,流水声,烟火之地脆声声。 远去仙乐飘飘,尘世多萦绕。 古今诗情身外事, 羹汤一顾享天伦。 天上情,人间情,天上人间几多情。 原是烟火人间,怎弃今生缘? 布衣钗裙素颜面, 却是人间一妇人。 (写于2017.2.6日晚)